离职后递延奖金该不该发?董秘状告券商讨337万奖金,判决再三

2019-11-08 17:27:15

离职后递延奖金该不该发?董秘状告券商讨337万奖金,判决再三

也看到金融机构和员工之间的劳动争议,这次,诉讼双方为证券公司前董秘和证券公司工作。

作为一个人才密集型行业,金融机构员工的高薪往往令人震惊,这一高薪群体与公司之间的劳资纠纷一直备受关注。近日,司法文件网披露了民生证券前董事会秘书与公司劳动争议民事判决,涉案金额337.8万元。

经过一年的仲裁、一审和终审,结果反复颠倒。北京第二中学今年9月发布了终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要求民生证券在判决生效后一周内支付李春所有奖金。

为什么一审判决驳回了李春的所有主张,二审前秘书提供了什么关键证据,导致了终身判决的如此逆转?

前董事会秘书起诉该公司两年拖欠奖金337万元。

几天前,司法文件网公布了民生证券前秘书李春和民生证券之间劳动争议的两项民事裁决。双方的要求都很简单。李春要求民生证券在2017年支付2014年高管奖金延期未付部分472.8万元,在2017年和2018年支付295.1万元延期未付部分2015年高管奖金,总计337.8万元。然而,民生证券要求这些奖金不必支付。

去年9月,李春启动了劳动仲裁。仲裁机构支持李春的诉讼请求。然而,2019年7月,北京东城区法院对此案的一审判决驳回了李春的诉讼,认定民生证券不需要支付相关的递延奖金。随后,李春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如他所愿,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9月18日作出终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要求民生证券支付延期红利。

首先,让我们看看李春在民生证券的头寸。十二年前,2007年7月,李春加入民生证券。六年后,2013年7月,李春开始担任民生证券的高级管理人员和民生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自2014年4月以来,他一直担任民生证券的秘书。

2013年7月11日,双方签署了最后一份劳动合同,规定李春负责战略发展总部和另类投资业务,直至2016年7月10日。事实是,自2016年6月1日起,李春一直担任民生证券全资子公司民生证券投资公司的全职总裁。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李春的工资将由民生投资公司支付。

现在,双方的劳资纠纷集中在是否应该支付2014年和2015年的延期奖金上。根据民生证券《董事会激励基金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累计正奖金的60%将用于当年高管的奖金,其余40%将纳入奖金池,分别在第二年和第三年以延期支付和20%的方式支付。”因此,李春2014年的高管奖金应于2015年开始支付,延期部分应分别于2016年和2017年支付。同样,2015年高管奖金应在2016年支付,延期部分应分别在2017年和2018年支付。

那么,为什么它没有被分发?

双方劳动争议的四个焦点

转折点应该从李春的辞职开始。2017年6月底,李春在担任民生投资总裁一年后辞去民生投资。卸任时,他特别与民生证券就过去两年的延期奖金支付达成一致。

关于双方提交的证据,李春民生投资有限公司经协商一致同意解除劳动关系: "...1.双方协商一致,于2017年6月8日解除劳动关系。...4.乙方2014年和2015年年度奖金的延期支付按照民生证券有限公司对现任高管考核的一致性原则确定和执行,其他高管发放2014年和2015年延期支付奖金的,甲方还应在5个工作日内向乙方发放应支付的延期支付。……”

在以下劳动争议中,双方主要关注四个问题:

首先,李春的劳动关系。民生证券称,虽然双方尚未办理解除劳动关系手续,但李春自2016年6月1日起将不再在民生证券公司工作,其工资将由民生投资公司支付。双方的劳动关系将于2016年5月31日解除。

第二,李春索赔的延期奖金是否超过仲裁时限。如上所述,李春2014年高管奖金的递延部分应分别于2016年和2017年支付,2015年高管奖金的递延部分应分别于2017年和2018年支付。虽然李春与民生证券公司的劳动关系于2016年5月31日终止,但高管奖金的支付时间与劳动关系的终止时间不是同一个概念。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与高管奖金递延部分相对应的应付时间应作为计算仲裁时效期限的基础。法院认为本案仲裁效力分别于2018年1月1日和2019年1月1日开始,因此李春于2018年9月25日提出仲裁申请,未超过仲裁期限。

三、双方签订的《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中关于民生证券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奖金支付的规定是否有效。这也意味着与李春签署协议的苏刚不仅是民生证券的总裁,也是民生投资的董事。他是民生投资的代理人还是也代表民生证券?

法院认定,苏刚的身份允许他与李春以及两家公司的权利和义务进行谈判。根据李春2017年6月30日的劳动关系,另一方属于民生投资公司,因此协议方为民生投资公司也是常识。

第四,是否应该支付李春高管递延奖金。人们发现,各级法院和仲裁机构之间的争议焦点不同。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二起案件中,李春于2017年6月22日提交了与苏钢的电话录音,以证明他是被胁迫签署《解除劳动关系谈判协议》。民生证券否认电话录音的真实性,称录音内容是双方协商的,无法证明李春是被胁迫的。此外,民生证券承认李春提出的奖金数额,但表示不应支付。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确认了一审认定的有关事实。

离开公司后不应该支付延期奖金吗?

谈到是否支付递延奖金的问题,有必要提及民生证券的另一项公司监管,即2014年4月25日,民生证券在2013年度股东大会上通过了《董事会奖励基金管理办法》。李春作为董事会秘书出席了会议。

《办法》第三条规定了董事会奖金的考核和分配原则:“(一)董事会奖金的分配:......3.如高级管理人员在延期支付奖金期间未能尽职尽责,造成主管业务损失或重大违法违规行为或重大风险,公司应停止支付全部或部分未支付奖金:(1)高级管理人员在延期支付奖金期间离职,公司应停止支付全部未支付奖金;(二)高级管理人员年度考核结果不合格的,停止当年发放奖金;(3)如果高级管理人员的年度考核结果基本合格,将支付50%的递延奖金。"

二审法院认为,民生证券有权停止支付未支付的高管奖金的必要前提条件,包括“延期支付奖金期间离职”三个子条件,也应在此前提条件的基础上有效。

根据李春离任审计报告的结果,在担任民生证券高级经理兼民生投资公司负责人期间,李春的审计结论显示,李春没有发生重大风险,也没有发现违法行为。因此,民生证券在高管奖金延期支付期间为李春辞职进行了辩护,无法确定支付2014年和2015年高管奖金延期未支付部分的不同意图。

这里需要提及的一点是,李春认为民生证券关于“高级管理人员在延期支付奖金期间离职,所有未支付的奖金将被停止”的内部规定违反了《北京市工资支付条例》的规定,将被视为无效,而高级管理人员奖金是工资的一部分,将在离职时支付。

此外,在仲裁裁决期间,民生证券表示,该公司在2016年和2017年没有亏损,因此2014年和2015年李春高管奖金的递延未付金额不应受到影响。法院认为,李春要求民生证券支付延期奖金是合理的,并得到了支持。

二审法院还称,协商解除劳动关系协议第四条是民生投资公司与李春关于延期支付奖金条件的协议。民生证券不能以李春和民生投资公司之间的协议作为不支付李春相关奖金的依据。

因此,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判决处理不当,撤销了相关一审判决,修改了判决,支持李春的诉讼请求。

中国证券公司是《证券时报》下的新媒体,是证券市场的权威媒体。中国证券公司对平台上发布的原始内容享有版权。严禁擅自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

id:quanshancn

提示:在证券公司的中国微信号页面输入证券代码和简称,查看股票市场和最新公告;输入基金代码和简称,查看基金净值。

贵州11选5 天津十一选五投注 广西快乐十分 江苏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