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音乐独家版权是垄断吗?

2019-10-25 08:51:46

数字音乐独家版权是垄断吗?

数字音乐市场的独家版权模式是否必然存在反竞争的隐患?会员费和多个应用程序共存真的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吗?

(版权专有授权模式作为一种专有产权,通常被认为是市场有效配置资源的前提,是解决“外部性”或“搭便车”问题的最基本机制。图/ic)

文|刘晓春

数字音乐市场的竞争,像其他相对成熟的内容产业一样,版权为护城河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盗版盛行的中国互联网发展初期,免费音乐随处可见。当时,市场上的主要矛盾是传统唱片公司与搜索引擎和盗版网站等新兴公司之间对版权授权的激烈争夺。

随着政府、司法和行业的不断治理努力,以及商业模式的成熟和资本的大规模进入,中国数字音乐的法制化呈现出相对成熟和良好的态势。网民已经习惯于方便快捷地获得免费的正版音乐,享受各种个性化的推送服务,并逐渐形成付费的习惯。

在真正的数字音乐市场中,版权系统的“第一颗心”可以真正实现:通过对音乐作品原作者的精神认可和物质奖励,鼓励他们通过不断自信地创作继续谋生。与此同时,它还保证了流入的资本,使其能够通过基于法律版的各种商业模式获得持续稳定的利润。

现阶段,中国的数字音乐市场不再是正版音乐和盗版音乐之间的斗争,而是企业之间对竞争行为合法性的一种追问和挑战。

近年来,音乐市场的主要玩家,如腾讯、网易和阿里,在独家版权模式、版权许可协议、版权费等问题上的争议经常引起公众的关注。然而,对音乐市场版权过度集中可能导致“垄断”行为的质疑时有发生,这也引起了国家版权局等主管部门的关注。

数字音乐市场的独家版权模式是否必然存在反竞争的隐患?会员费和多个应用程序共存真的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吗?

关于类似问题的讨论引起了公众对互联网时代新格式竞争的关注,但这些讨论也存在一些误解和矛盾。

媒体经常问的问题是,目前音乐应用程序上的许多歌曲都是“灰显”的,只有付费成为会员或付费购买单曲,网民才能收听或下载,这给网民带来了不便。此外,网民发现,只下载一个音乐应用程序,不听所有喜欢的歌曲,不得不在手机上同时下载多个应用程序也带来了不便。

从这两个角度宣称数字音乐市场存在竞争失败是有偏见的。

为歌曲付费就像购买正版书籍,或者购买观看正版电影的门票,或者购买正版视频网站的成员。这是版权市场上完全正常的行为。如果付费歌曲本身的商业模式受到挑战,这恰恰是网络盗版时代思维的延续,实际上完全违背版权合法化的商业逻辑。

当然,也许有些应用可以通过广告和其他方式继续保持免费模式,但不能假定收费模式本身有缺陷,需要在商业上甚至法律上予以否认。这个逻辑实际上非常清楚。

在手机上下载多个音乐应用程序来听更多音乐似乎给消费者带来了体验上的不便,但是动态地说,如果只需要下载一个应用程序,对消费者来说这是一个更有利的市场模式吗?

只需要下载一个应用,这可能发生在两种情况下:一是整个市场只有一个应用,包含所有可能的正版歌曲;第二,市场上的所有应用程序都可以包含所有人都想听的真正音乐。不难看出这是两种极端的情况。前者是一个高度集中的市场,而后者至少在版权方面不再具有竞争力。所有应用都需要依靠其他竞争因素来吸引客户,比如推荐算法,比如社区建设,比如补贴。

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有必要下载多个应用程序,这正好说明第一种情况还没有出现,市场分散是公平的,也不存在“一家独霸世界”的情况。在第二种情况下,专有版权制度实际上被取消了,这似乎解决了问题。事实上,从动态和长期来看,它会带来更严重的问题。

作为一种专有产权,版权的专有许可模式通常被认为是市场有效配置资源的前提和解决“外部性”或“搭便车”问题的最基本机制。

简而言之,如果每个人对一首歌都没有专有权,那么没有人愿意对这首歌进行大量投资。原因很简单。如果甲公司称赞这首歌(同样适用于歌手或原创作者)为“红色”,那么在市场上获得非独家授权的所有其他乙公司、丙公司和丁公司都将受益。此外,因为他们没有投资赢得这首歌的成本,他们可以以更优惠的条件(甚至补贴)吸引更多的消费。这实际上是盗版经济的原则。盗版者往往以低廉的价格和高质量的服务赢得顾客的青睐,因为他们没有大量的创作成本。

这种“外部性”也反映在这样一个事实上,一旦盗版在市场上发生,没有一家公司愿意不遗余力地打击盗版,因为打击盗版的投资也会“浪费”,因为其他公司可以免费搭便车。不难想象,在这样一个市场中,甚至不会有任何公司愿意购买非独家版权许可证,因为实际上每个人作为盗版者更容易获利。这让我们回到了海盗嘉年华的时代,这是不容易超越的。这是我们的政府和人民想要的吗?

专有版权授权模式的存在在版权的各个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促进了版权制度功能的实现。如果数字音乐作品的市场化交易需要法律干预,特别是反垄断法的运用,这是一种相对激烈的手段,音乐专有权的价值将在本质上被削弱,这将对行业资本进入造成更大的不确定性。这种影响必然会传递给版权所有者,包括唱片公司和独立音乐家。他们手中的版权作品的价值也将大大削弱。

因此,主张法律干预的一方需要承担举证责任,证明在这一特定市场领域已经发生或很可能发生市场失灵。换句话说,有必要证明专有版权模式已经或可能被滥用超过合理的限度,从而导致排斥和阻碍市场的公平竞争。

要回答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在图书出版、电影电视、科学成果等领域应用许多独家版权授权模式没有争议。反垄断的声音正是在数字音乐领域里发出的?

有些人认为音乐作品不同于视频作品,会被反复收听,这导致了高重复性和不可替代性的消费。音乐市场的模式是,版权作品大多集中在唱片公司等寡头手中。与其他领域相比,集中度更高,更容易实现垄断。

这个结论,一方面,实际上非常需要经验数据来代替视点渲染;另一方面,一些观点也可能违反常识。

版权作品,因为它们中的大部分都具有作者的个性和风格,作为一个整体是不能完全替代的。粉丝喜欢一首歌和一个原创音乐家,当然,在很多情况下,他们不能自由地“移情”。然而,这种不可替代性正是版权法通过创造权利来鼓励甚至奖励的,因为它们给人们带来了美妙的体验。一般来说,这样的作品太少,而不是太多。

这也是知识产权制度试图通过创造专有权来鼓励原创的原因,反垄断法也认为这种专有权一般来说是一种合法的“垄断”,除非有超出合理限度的特殊情况,通常称为“滥用权利”,导致竞争秩序的排斥和限制。

至少目前,很难证明音乐作品的消费属性如此不同,以至于需要反垄断法给予额外关注。

关于音乐市场的集中,在美国版权法的发展历史上确实存在一些担忧,主要是由于唱片公司的所谓寡头垄断,集中于音乐作品的有限传播和对原创作者个人利益的可能不利影响。

美国的解决方案是将音乐作品的法律许可制度纳入版权法。该系统也是在数字时代发展起来的,但是没有证据表明该系统所担心的情况在数字时代更加突出。

唱片公司高度重视音乐作品的版权。这一现象在中国现阶段是否也很突出,值得探讨和验证。在独立音乐发展良好的时候,唱片公司应该考虑到对数字音乐市场的控制程度、其他版权所有者和用户对它们的依赖程度、市场份额、音乐库的数量和质量对市场支配地位的影响、时间动态变化的可能性、潜在的市场进入者等因素。,以便就市场集中度得出相对令人信服和可核实的结论。

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数字音乐应用的分析。

根据反垄断法的常识逻辑,首先要根据版权作品的可替代性划分相关市场,然后确定特定企业在相关市场中的主导地位,如确定其已经在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然后分析其行为是否构成反垄断法中的关注类型,达到消除和限制竞争的效果。

根据市场监管总局2019年6月颁布的《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暂行规定》,这一过程涉及非常复杂的动态和效果分析,尤其需要考虑互联网商业模式的特殊性。需要证明经营者具有能够控制相关市场上商品或服务的价格、数量或其他交易条件的市场地位,或者能够阻碍或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的能力,能够排除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或者能够在合理时间内延迟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或者导致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但进入成本大幅增加,无法与现有经营者有效竞争等。

在互联网领域,可以考虑竞争特征、商业模式、用户数量、网络效应、锁定效应、技术特征、市场创新、掌握和处理相关数据的能力以及运营商在相关市场的市场势力等因素。在知识产权领域,也可以考虑知识产权的可替代性、下游市场对知识产权提供的商品的依赖以及交易对手检查和平衡经营者的能力等因素。

显然,反垄断执法需要基于专业和坚实的实证数据,以证明存在超出合理限度的排他性版权滥用。

在此之前,任何关于中国数字音乐市场已经形成垄断格局以及存在巨人排斥和阻碍竞争的垄断行为的结论都需要得到证明。

过于草率的判断和不合逻辑的渲染可能会导致音乐市场整体估值的直接下降,之后的资本进入也会犹豫不决。对知识产权和反垄断法交叉领域的法律分析,一方面要充分考虑知识产权的特点和市场形成授权模式的合理性;另一方面,应通过标准化的分析工具和计算来探索知识产权行使的合理界限,从而为市场主体的行为提供相对明确的法律指导。合理、务实、规范的竞争监管对网络经济的长期发展至关重要。

(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本文将于2019年9月16日发表在《财经》杂志上)